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发布 >独立广场展开“埋葬莱纳”‧黄德没100万签名不回家

独立广场展开“埋葬莱纳”‧黄德没100万签名不回家

2020-07-23366
独立广场展开“埋葬莱纳”‧黄德没100万签名不回家(吉隆坡24日讯)绿色盛会主席黄德週六一早,在太阳破晓的那一刻,就率领二十余名成员,在独立广场展开“百万签名埋葬莱纳”运动,誓言收集不到100万签名,不回家!截至下午2时,这个在独立广场展开的运动经收集到10万个签名。这些签名有的是来自团体或个人提呈的,也有的是个人前往签署的。董总及维护文物协会(BadanMufakat)也率先挺身支持,而行动党都赖州议员锺绍安也在早上8时就现身支持。已收集10万签名净选盟主席安美嘉是在中午12时45分左右抵达,并与黄德等人到中央艺术坊等地要求群众签名。霹雳红坭山稀土辐射受害人谢国良的母亲黎群也在女儿的陪同下,大老远从红坭山前来给黄德加油。行动党代表是在下午2时许抵步,他们包括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雪州行政议员兼斯里肯邦岸州议员欧阳捍华、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及班丹马兰州议员陈博雄,他们大约携带了近万个签名移交给黄德。这项收集签名运动除了在独立广场展开外,全国5000名绿色大军也会在各个地区总结收集到的签名,提呈至吉隆坡的总计中心进行计算。这也是绿色盛会自黄德在全国大选出战文冬国会议席落败后的第一场大型活动,旨在收集100万个反对莱纳进军我国的个人签名。黄德是在清晨6时30分左右就与绿色盛会的二十余名成员抵达独立广场。他们没有“霸佔”独立广场,而是到吉隆坡市政局附近的大树下展开收集签名运动,行动相当低调。现场除了挂起一面绿色盛会旗帜和张贴一张写有“请在这里提交你的请愿书”的文宣,以及面向拉惹拉劳路张挂一张写有活动的文宣布条外,并没有其他大举动,众人只能从成群的绿衣人中“觉察”到有活动在进行。另一边厢,独立广场的草场和拉惹路往敦霹历的道路经被封锁,草场内聚满进行着国庆日彩绯的学生,封锁的路段则搭起棚架,说是晚上有官方活动,但无法证实是哪个官方活动。直至下午2时许左右,文化及艺术部派员装饰舞台,才让人恍然知晓一个文化市集将会在该处举办。在现场,也没有看到任何执法人员的蹤影,一切显得平静。另一方面,由于签名地点偏离草场,而且没有显着指示,不少有意签名者,“迷失”在进行国庆彩排的独立广场草场,寻找不到绿色大军而放弃签名。安美嘉任“绿色代理”净选盟主席拿督安美嘉週六特别担任一小时的“绿色代理”,从独立广场步行至吉隆坡中央艺术坊,以全力支持绿色盛会的“百万签名埋葬莱纳”运动。她说,由于在中央艺术坊难以找到马来西亚籍公民,所以只获得24个签名,但她非常享受与民众交流,并形容为“非常美妙的经验”。“有人非常支持我们的签名运动,当然也有人摇头不签名,但我们尊重他们的选择,这就是生活。”她说,黄德长期关注莱纳稀土厂课题,并不断发声引起群众响应,惟政府却一直忽视绿色盛会的存在。询及她如何看待政府的忽视时,她说,社会运动要引吸更多参与者,直至政府醒觉为止。“如果5万不够,我们增加至10万;如果10万不够,我们增加到20万,不断动员更多人加入我们。”她认为,由绿色盛会召集的“百万签名埋葬莱纳”是个不错的社会运动,并希望运动不要停歇,继续向政府发声。指净选盟4.0“将会来临”询及净选盟何时举办“净选盟4.0”游行时,安美嘉说,净选盟等待选委会清理选民册,然后再进行选区规划,否则不排除发动下一波的集会游行。惟她没告知记者确切的日期,仅表示“将会来临”(Akan Datang)。反莱纳不需激情需民参与黄德受询时坦承说,大选过后确实激情不在,但这并不会对反莱纳活动造成影响。“我认为现在不需要激情,我们现在要的是人民的参与,我们要的是数目,要100万人民的签名。”黄德说,绿色盛会全国各地有5000名绿色大军,每个人只要收集到100个人的签名,就能取得50万个签名,再加上一些团体及领袖再一个人收集100个签名,就能达致目标。他说,他的意愿不是一个人收集到过万或更多的签名,而是希望更多的领袖参与,支持反莱纳,以突显人民的意愿。準备露宿独立广场他指出,他目前无法统计收集到多少个签名,但他已经做好在独立广场过夜的準备。“我知道要在今天(週六)达标是不容易,所以我已经準备了要在独立广场露宿了。至于我必须在独立广场露宿多少个晚上,就取决于人民的意愿。”他说,绿色盛会现在所展开的活动不再是针对政府,因为政府经放弃了人民。“我们现在是要寻求国际组织的支持,通过经济打压来摧毁莱纳。”他说,绿色盛会会寻求日本和澳洲人民的支持他们的这项行动。对于他早前参选的决定会否影响其“人气”,黄德说,他从来都认为环保和政治是息息相关的。“环保也一定要通过政治力量才能运作。参选能让我们有一个平台把人民的心声带到最高的阶段。”他说,签名运动自8月1日展开以来,他在全马走透透时,人民给予的热烈反应证明他参选是一个正确的选择。“现在全国的人都知道文冬,都知道莱纳,这就是一个很好的醒觉。”黎群:首次来隆支持黄德疑辐射祸害而重度智障的已故男子谢国良的母亲黎群,因照顾儿子二十多年从未踏出家门,此次为了支持黄德的“百万签名埋葬莱纳”运动,首次从怡保红坭山新村前来吉隆坡,她说:“再累也是值得的!”“我已经老了,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来,而是为了国良,以及不要其他小孩再受稀土厂污染了。”70岁的黎群即使双脚行动不便,也坚持拄着拐杖前来独立广场,并由长女谢丽娟陪同。由于她及长女不清楚集合地点,导致她必须从独立广场的后端,步履蹒跚一拐一拐地走到集合地,意志力非常坚强。“当我听到黄德说要收集一百万个签名,心里非常感动,所以一定要过来支持他。”她说,她原想搭巴士前来,但外孙坚持从吉隆坡前来红坭山新村载送她到吉隆坡。“我无法吹冷气,所以外孙调低车窗及放慢车速,週五晚上9时才到吉隆坡,并会在週日或週一返回红坭山。”她提及,她曾想到关丹视察稀土厂的规模,惟家人及朋友都阻止她前去,担忧她舟车劳顿,身体无法负荷。董总现场蒐反教育蓝图签名董总第一个到场支持黄德!董总主席叶新田週六早上8时左右就率领理事们,到独立广场支持黄德的签名运动,成为第一个到场打气的组织。董总也是绿色盛会签名运动的合作伙伴。目前积极发动签名反教育大蓝图活动的董总,也在现场放置了签名表格,理事们也在现场积极拉拢路过的群众签名。与此同时,维护文物协会也尽力协助黄德,以期在吉隆坡收集到至少30万个签名。该协会主席依萨苏林说,他不希望黄德露宿独立广场,因此他会号召文物保护者在全国各地帮忙收集签名。依萨苏林是在上午8时许抵达现场给黄德打气。星光不减被追着合照黄德魅力不减,依旧有人追着要与他合照!週六的百万签名运动虽然低调,可是依旧有不少人涌至支持,黄德依旧是闪亮的“明星”,追着要与之合照的人不少。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说,她终于可以和黄德拍到照片了。“我曾参加过绿色盛会的多个活动,但都没有办法靠近黄德要求合照,现在终于有机会了。”雪拒污染环境设厂申请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说,雪州政府在过去5年虽然曾接获外资大型的设厂投资申请,但因为这些投资会破坏环境,并对环境造成污染,因此雪州政府都拒绝他们的申请。他表示无法明确说出政府拒绝了哪些投资,但当中包括石油化工及铝业。他说,除了拒绝破坏环境的工厂的设立,政府也不允许破坏环境的砍伐活动。欧阳捍华是在独立广场支持百万签名运动时,如此表示。欧阳捍华协助绿色盛会在史里肯邦安区收集到三千多个签名,并已移交给黄德。同时,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呼吁政府不要把经济利益放在人民利益之上,而行动党将会全力支持黄德,直到达致获得100万个签名为此。他说,政府以为黄德在大选竞选文冬国会议席失败之后,绿色盛会也会瓦解,可是事实证明,黄德并没有放弃,誓要把莱纳驱赶出大马。他指出,国阵虽然重新掌政,但从距离国庆日尚有一星期,但人民却不热衷庆祝的迹象显见人民被连串的社会问题搞到完全没有庆祝的心情。“蒙古女郎阿旦都雅案、治安欠靖、马币贬值、经济疲弱、莱纳和其他足以污染环境的有毒工厂的设立,都叫人们失去庆祝国庆的心情。”他批评前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在莱纳课题上的摇摆立场。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促请各团体及全民合作,以便收集百万签名运动能达标。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随后抵达现场支持黄德。花絮董总派代表参与董总委派13名代表前来参与“百万签名埋葬莱纳”活动,并发起“反对教育大蓝图”签名运动,高呼“一份签给环保,一份签给教育”。董总主席叶新田说,这是他们与绿色盛会在吉隆坡合作的第一站,希望结合众人力量,收集更多签名。“我们要在人潮多的地点收集公众签名,而这是其中一个据点。”推出Drive Thru服务“百万签名埋葬莱纳”运动推出“得来速”(Drive Thru)服务。当环保分子驾车经过独立广场时,不必下车也可将收集到的签名交给工作人员。另外,中文报记者梁展威特意从蕉赖9英里骑脚踏车前来,移交他与邻居的签名后,再骑车去上班。少年收集200个签名17岁少年不忘关心莱纳稀土厂课题,自行下载签名表格,寻找同龄朋友一起签名支持。来自安邦的孔志铧响应黄德号召,成为“绿色代理”收集200个签名,週六特地将“成果”交到黄德手上。天还未亮1万签名已送抵当天空还未破晓,黄德在独立广场的“百万签名埋葬莱纳”据点,即接获来自劳勿地区的第一个1万份签名。相关代理张蔚舜说,他们9名义工花了1个月收集1万份签名,并指曾遭民众轻视活动的可行性,但也有热情的民众送上饮料加油打气。‧2013.08.24